首頁 區塊鏈

從比特神話到兄弟相殺——比特大陸簡史

【TechWeb】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上漲和區塊鏈的新一輪熱潮,全球礦機巨頭比特大陸的上市進程又重新回到人們視線。同時回到人們視線的,還有比特大陸的兩位CEO,10月29日,比特大陸創始人螞蟻系列礦機的締造者詹克團被解除一切職務,禁止進入辦公區域,禁止員工繼續聽從指令。而就在前一天,詹克團還在在深圳安博會上發布了其最新版AI服務器,雄心勃勃殺進視頻圖像智能分析領域。

和滴滴一樣,比特大陸也是co-CEO制度。什么意思呢?就是有兩位CEO,二人平起平坐職權完全相同,滴滴是和快的合并之后實行的co-CEO制度,而比特大陸從創始之初就是兩位主理人,一山不容二虎,二人一直爭斗不斷,在業內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了。而從創立公司到兄弟決裂,僅僅過去了6年時間,不知道當時是基于什么樣的考慮會讓他們選擇這樣一個雙CEO制度,但是這在企業發展中,是一種非常不健康的運作模式,在比特幣第一次熱潮褪去之后很長時間,吳忌寒都是遠離公司內部決策事務的,這次忽然殺回來,取締了這位兄弟昔日在公司的一切權利,而動起手來是這樣迅速、果決,“比特大陸任何員工不得再執行詹克團的指令,不得參加詹克團召集的會議,如有違反,公司視情節輕重考慮解除勞動合同; 對公司經濟利益造成損害的,公司將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責任。 ”

當年在北大的門口相遇,他們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局面。

比特浪潮下的兄弟情

說起二人的相識,是在2010年,彼時的詹克團正在運營一家名為DivaIP(天津迪未數視科技有限公司)的創業公司,這家公司是做機頂盒的。有一天,吳忌寒在北京街頭漫步時,詹克團的一個推銷員主動上前推銷產品。于是,兩個人就認識了。

“我花了兩個小時閱讀維基百科上有關比特幣的內容,我了解到這是一個機會,我決定立即加入。”詹克團回憶道。兩個激情澎湃的年輕人相撞總是有說不盡的想法和靈感。

當年的吳忌寒和今天一樣鋒芒畢露,信仰奧地利學派的自由主義經濟,主張用個人消費心理解構經濟理論,在各大論壇大談比特幣,曾翻譯過比特幣白皮書,以網名“QQAgent”行走江湖,在圈內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比特幣布道者。“歡迎來到比特幣網絡。這里是互聯網上的金融自由港、免稅貿易區和無政府主義天堂。”2012年11月,在微博上,他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

在比特幣方面,吳忌寒是有十足的信心和野心的。

相對來說,詹克團的路顯得艱難而踏實得多。對于能夠啃數學物理方面硬骨頭的人,我一直保有深深的敬意,詹克團正是這樣一個人。中科院出身的他帶領自己的團隊僅僅用了幾個月時間,就研發出了55nm比特幣挖礦芯片BM1380,也是比特大陸的第一代礦機。

2017年,比特幣大火。這一波浪潮對與幣圈人來說就好比當年的華爾街,為無數人創造了一夜暴富的夢想。據報道,比特幣最火的時候螞蟻礦機價格每三四個小時一次變動,早上和下午的礦機價格都不一樣,成本3000元左右的螞蟻礦機被炒到了2萬以上,而這螞蟻礦機正是出自比特大陸CEO之一——詹克團之手。中科院出身的他和他的團隊,是當時整個比特大陸的核心。

如果所有人都去挖黃金,那說明挖黃金已經快要掙不到錢了,會掙錢的人開始給挖黃金的人賣牛仔褲;如果所有人都去挖幣,那比特幣距離泡沫也不遠了,最好的辦法就是去給挖幣的人賣礦機,這個時候的吳忌寒和詹克團已經成功地成為了那個賣牛仔褲的人,站在比特大潮的浪頭,兩個人都志得意滿。

和大多數創業故事一樣,非常勵志,他們的成功仿佛非常容易。商業嗅覺靈敏的“炒幣少年”遇到“技術大牛”,兩人一拍即合,合作創業,一個負責市場、一個負責技術,一個主外、一個主內。身在幣圈的吳忌寒對于比特幣有著深刻且固執的認知,堅信比特幣是一次機會,無論有沒有詹克團,他都會沖進去做一回弄潮兒。二人相識之后,立刻有新鮮的項目誕生了,詹帶領他的團隊經過幾個月的奮斗,最后研發出了55nm比特幣挖礦芯片BM1380,其效率遠超其他礦機,在市場上廣受好評,而吳吳忌寒在臺前,作為公司的對外發言人,打點著公司的大部分事物。憑借良好的分工合作,外加上漲的比特幣行情,比特大陸迅速崛起。

兩人最后達成協議:如果實現了芯片的兩個關鍵性技術指標,詹克團和整個技術團隊會因此拿到60%的股份。詹經過幾次技術上的跟進之后,提供的礦機種類遍布個人商用等各個角落,并一舉掃平其他三家礦機廠商,在幣圈的市占率一度超過80%。

是的,他們做到了。

在比特大陸成立之初,詹克團占有公司61%的股份,從股份上來看,詹才是公司“更重要”的那個CEO,對于并肩打天下的兄弟來說,這沒什么。但是對于一家企業來講,尤其是一家想要上市的企業來講,雙CEO就是一顆定時炸彈炸彈。曾有比特大陸前員工表示不看看,認為“‘雙CEO’公司的結局無一不是一地雞毛”。更何況吳忌寒這樣鋒芒畢露的人。

但是在巨額的利潤面前,每個人都眉開眼笑,沒有人會去注意細節處的危機。

2017年,比特大陸營收超過20億美元,凈利潤超過10億美元。

“我和Micree(詹克團)更多是一個互補組隊的局面,就像一個乒乓球雙打比賽,球打過來,誰在最佳接球位置誰說了算,大家配合比賽,獲取勝利是關鍵。”在接受采訪時,吳忌寒這樣說起二人的關系,但是風暴卻在比特大陸要邁向另一個高峰的時候到來。

這場風暴就是上市計劃。

比特大陸的夢想——上市

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陸赴港遞交IPO申請。

在此前,比特大陸披露的信息非常少,對外一直是吳忌寒在奔波,大家對于比特大陸另一位CEO幾乎一無所知,搜索詞條之后甚至連詹克團的畢業學校都找不到,這位技術大牛和第一持股人始終坐在幕后保持著神秘。據公開的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聯席董事會主席詹克團通過Cosmic Frontier Limited持有公司36%股份,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聯席董事會主席吳忌寒通過Victory Courage Limited持有公司20.25%股份。雖然相比創立之初的61%,詹已經減持了,但是還是帶給大家不小的震動,這位第一持股人開始走進眾人的視野。

在今年年初時候,北京雁棲湖會議中心,有記者在比特大陸年會上拍到吳忌寒和詹克團抱頭痛哭,二人早已是身家幾十億的創業者,但那時候的他們就像孩子一般互相哭訴和安慰。比特大陸表示,在過去一年,公司遇到了諸多麻煩,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申請上市失敗。

問題當然不是上市失敗這么簡單。

要做好一家企業,“一招鮮”是不行的,賣礦機只足夠他們賺一次快錢,卻無法讓他們撐起一家企業。這一點吳詹二人比我們更清楚。

比特幣浪潮很快褪去,比特幣的價格在2017年從1000美元暴漲到1.9萬美元。2萬美元會不會“封頂”,無數人在一邊掙著錢一邊對此發出深深的擔憂。挖礦的紅利期已經快要過去了,至少在國內是這樣,而且過去得比其他行業都要快。礦機是一個靠算力支撐的設備,比特大陸在生產研發方面一路跟進先進工藝。2018年,7nm礦機的概念提出,在在國內和日本都有做,但是比特大陸是唯一一家有量產及發貨能力的7nm礦機廠家。臺積電在大陸的2成營業額中,比特大陸是主要貢獻者之一。正是因為如此,比特大陸在性能上也才能一舉干掉其他礦機廠商,成為礦機一哥。2013年成立以來,比特大陸經歷了幾次熊市,洗掉了幾乎所有競爭對手,覆蓋了目前礦機市場上80%的份額。

但是算力的升級很快就趕不上人們對于比特幣和財富的熱情了。隨著越來越多的礦工投入比特幣大潮,挖一個比特幣需要的時間也越來越長,雖然幣價在漲,但是很多礦工發現自己挖幣獲得的現金回報越來越少,甚至挖幣變現差不多只夠付一個電費錢,比特幣浪潮在中國這樣人口密集的地區褪去得尤其快。因為比特幣是一種依靠節點來獲利的機制,按照付出節點的占比而不是付出算力的多少來獲取比特幣,人越多利潤越薄,礦工們要想繼續挖礦掙錢只有一條路,到新疆、西藏這樣的人口稀疏地區或者是中東這樣的戰亂地區,因為大部分礦工都是追求利好沖進來的,現在紅利期結束,也就意味著該退潮了。

中國最大的礦工就是比特大陸。

根據招股書披露,比特大陸主要業務包括礦機銷售、礦場運營、礦場服務、挖礦自營和其他。比特大陸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礦機銷售和自營挖礦,在2017年(也就是比特幣大火之年和比特大陸崛起之年)二者的營收貢獻占比分別是89.9%和7.9%(數額分別是22.63億美元和1.99億美元)。在比特大陸的資產中,有28%是加密數字貨幣資產。

同時招股書還披露,由于網絡挖礦難度上升令每臺加密貨幣礦機的預期經濟回報下降,礦機在2018年上半年的平均售價相較2017年同期下降。

通過閱讀招股書,我們還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變化:

在2017年,它的自營挖礦已經占到了14.8%但在2018年1-6月,自營挖礦比例大幅下降到3.3%

這帶來的結果是,礦機的收入占比從80.5%又上漲到94.3%。

看到這兒我們不禁要問,比特大陸是誰?比特大陸自認是芯片公司與礦機公司。

AI 芯片的出現是 AI 行業發展的必然。在摩爾定律逐漸失效的歷史背景下,僅僅依靠傳統的 CPU 架構,根本無法滿足當下的計算需求,算力成為制約 AI 行業發展的主要障礙。 英偉達提出了依靠 GPU 架構來應對 AI 對于計算能力的巨大需求, Google 則通過基于云端的 TPU 解決這一問題。 除此之外,已經有無數的初創芯片公司沖入FGPA市場,國內外不少創業公司開始發力,國外比如Achronix、Habana Lab,國內比如寒武紀、地平線等都拿出了自己在AI芯片領域的積累,這塊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熱鬧,比特大陸一向以算力取勝,自然也不會放棄這次機遇。

比特大陸在2015年年底就開始著手進入AI領域,研發內容包括AI芯片、板卡、服務器以及各種硬件和軟件產品及客戶開發平臺,布局的主要方向則是安防、園區、智慧城市、互聯網領域。

芯片畢竟屬于高科技產業,有著很高的技術壁壘,高昂的研發費用和風險讓很多企業望而卻步,一次失敗的流片可能會燒掉幾十、上百萬美元,在行業內比特大陸以“快”聞名,期間比特大陸送交臺積電進行過幾次流片,都以失敗告終。芯片企業需要嘗試,你不試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對于其他AI芯片來說,這是寶貴的 “經驗”,對于比特大陸,這是幾乎零回報的研發投入。

對于比特大陸上市失敗,官方給出的態度是“不滿足港交所的核心原則——上市適應性 (suitability)”。港交所總裁李小加表示,“你過去通過A業務賺了幾十億美元,但突然說將來要做B業務,但還沒有任何業績。那我就覺得當初你拿來上市的A業務模式就沒有持續性了。那你還能做這個業務,還能賺這個錢嗎?”

上市申請失效后,比特大陸內部進行了一些結構上的調整,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和詹克團卸任CEO,由產品工程總監王海超出任CEO。吳忌寒另外成立新公司Matrix,從事數字資產交易等業務。

經歷了比特幣浪潮的高光時刻,也走過夢碎港交所的低谷,比特大陸應該從神話中走出來成為一家“正常企業”,然而,更大的風暴就在后面。

誰是最后的贏家?

詹克團出身于中科院,對于芯片技術有著多年深耕,典型的技術創業者,創立比特大陸之前已經有了自己的一家小公司,對于芯片技術有一些自己的理解,正因如此,比特大陸才能在礦機領域獨領風騷。而吳忌寒相對來說,思維更加活躍,對于比特幣也有著自己的理解和宗教般的狂熱,從他早年關于比特幣的言論可見一二。

分歧在公司一開始就已經存在了。在比特幣利好的年代,也沒人會很在意這個,大家齊心協力沖業績挖金礦,沒有什么問題,但是當紅利期結束之后,就面臨選擇方向的問題。

吳忌寒是比特幣的布道者,自然希望公司能夠繼續深耕比特幣,而理工科出身的詹克團力主把挖礦領域積累的算力優勢切入到AI領域。

這是一個時勢造英雄的時代。聰明人和普通人最大的區別就是可以利用眼前的線索判定未來的走向并提前做出應對。2019年馬上過去了,這是一個比特幣的時代還是AI芯片的時代?

比特大陸人事震蕩從2018年11月初露端倪,到2019年3月,比特大陸發布內部信,宣布組織架構調整,由比特大陸原產品工程總監王海超擔任公司CEO,詹克團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吳忌寒繼續擔任公司董事;并宣布公司將聚焦在數字貨幣和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此的產品和服務。在此之后,吳忌寒率領了部分比特大陸員工成立了新公司Matrixport。吳忌寒雖然黯然卸任,但比特大陸公司的公章卻一直由吳忌寒助理保管。

沒有了吳忌寒的“意見”,詹克團可以加速在AI芯片跑道的沖刺了。據報道,比特大陸AI芯片研發人力有300人,超過比特幣挖礦芯片的研發團隊規模,而營收方面,礦機及相關收入則占到了九成,這在業界是典型的“以礦養AI”。同時,比特大陸面對的是陣容強大的谷歌、AMD、英偉達等選手,無論在研發資金支持上還是在技術積累上,都不占優勢。這是一場艱難的戰爭。

對于芯片領域,詹克團可以說是苦心孤詣,幾次流片失敗后,想必這位董事長也不好過。2019年上半年,加密貨幣市場回暖,曾經出走比特大陸的楊作興創立的神馬礦機,出貨量開始壓制比特大陸。詹克團對于礦機大客戶的一些政策也引來非議,導致他們訂單更多流向競爭對手神馬。這一次沖擊對比特大陸的沖擊,不僅僅是飯碗被搶,更多的是導致內部人心不穩。詹克團被“奪權”之后,有員工表示,“大家的心情像過年一樣。”

可能是因為不得民心,可能是因為比特幣市場的沖擊,可能是AI芯片遲遲不能做出突破,這場風暴降臨到這曾經并肩的兩兄弟頭上。吳忌寒回歸。

“比特大陸任何員工不得再執行詹克團的指令,不得參加詹克團召集的會議,如有違反,公司將視情節輕重考慮解除勞動合同;對公司經濟利益造成損害的,公司將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責任。”

這份通知,與其說是公司內部人事變動,不如說是兩兄弟的“決絕詞”,是那樣迅速、敏捷、不留情面,資本是嗜血的,大概如此。有消息稱,詹克團已經找律師尋求反擊了,可故事到了最后,誰又能成為贏家呢?


免責聲明:TechWeb.com.cn是一個公益、共享網絡平臺,目的是為公眾提供豐富的資訊,服務社會公眾,不聲明也不保證其內容的有效性、 正確性與可靠性,更不對您的投資構成建議;數字貨幣投資存在較大的風險與不可預知性,我們不鼓勵任何形式的投資行為。網站發布的共享資訊均來自互聯網,用戶由于共享資訊而產生的投資行為,與TechWeb無關。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3D基本走势图